栏目导航
最近推荐
热点信息
您的位置: 主页 > 文辑 >

圈子不同何必硬融


发布日期:2021-11-16 12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017年3月7日,移动LBS社交平台陌陌发布最新一季财报,在营收、利润、业务增长和活跃用户数方面,均创下历史新高。陌陌基于社交的直播、微信基于社交的支付都获得了不菲的成果,但支付宝基于支付的社交却屡屡碰壁。在我们看来,不是一个圈子里的故事,就不要“鸡同鸭讲”了。

  2017年3月7日,移动LBS社交平台陌陌发布最新一季财报,在营收、利润、业务增长和活跃用户数方面,均创下历史新高。

  财报披露显示:2016年第四季度,陌陌净营收为2.461亿美元,同比增长524%。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8380万美元,而上年同期净利润为610万美元。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,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9150万美元,与上年同期的净利润1180万美元相比增长674%。

  整个2016财年,陌陌净营收为5.531亿美元,同比增长313%。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1.453亿美元,而2015财年净利润为1370万美元。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,归属于陌陌的净利润为1.77亿美元,而2015财年净利润为3110万美元。

  据财报显示,第四季度陌陌直播业务带来1.948亿美元的营收,在2.461亿美元的总营收中占比高达79%。而2016年全年,直播营收带来的总营收达3.7690亿美元,约合人民币26.0679亿元。在总营收中占比超过68%,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一大营收源。

  相信大家对于陌陌的印象,可能还停留在当年的“约炮”神器上。不知不觉中,陌陌却已经在互联网时代,利用泛娱乐行业中的“直播”利器,完成了一次华丽的转身。

  大部分直播平台还在为用户流量烧钱的时候,陌陌已经开始依靠直播来赚钱了。为什么陌陌的直播功能有如此强的吸金能力?在我们看来,并不是陌陌的直播功能跟其他直播平台相比有什么脱胎换骨的改进;而是因为陌陌的直播业务,是建立在陌陌的社交平台上的缘故。

  陌陌最初的定位是“陌生人交友”,但是基于陌生人的社交,可以说与微博的社交本质相差无几,都是社交中的弱关系。但陌陌的“情感类社交平台”定位,无疑是不满足于“弱关系”的。如何能使基于陌生人的“弱关系”增强到可以形成情感沟通的“强关系”,陌陌选择的是依靠等级(会员制度)来给用户打上不同物质层次的标签。说白了,就是付费购买更好的用户使用体验,从满意度切入形成社交上的“强关系”。而且陌陌的移动游戏与增值业务也大多需要付费,陌陌用户对于“付费社交”这个概念还是有较强认同感的。

  因此对于陌陌而言,其直播业务从诞生之初(2015年末)就拥有了强大的付费“群众基础”,这是例如映客、花椒等直播平台所不具备的优势。经过一年时间的发展壮大,最终交上了一份令人满意的答卷也是理所应当的。

  陌陌基于社交的直播业务可谓是发展迅猛,而与之相类似的,微信基于社交的第三方支付业务更是大获成功。

  据工信部数据显示,中国的移动互联网用户数为9.8亿。而微信的月活跃用户数已突破8亿大关,日活跃人数也超过5.7亿。据企鹅智库给出的数据,2016年第二季度微信月活跃用户合计超过8亿,在这8亿中,有超过7成每月转账和支付超过100元;并且有过半用户月转账和支付超过300元。而与此同时支付宝现在一共有4.5亿实名认证用户,而且还难以保证都是月活跃用户。可以说在线下支付的场景中,微信已经隐然压过支付宝一头。

  微信成为一个支付入口的最关键因素,是它的社交功能。微信与主打弱关系的微博不同,微信主打的是社交中的强关系。这种强关系不仅是人与人之间的强关系,更是人与社会的强关系。人们的现实生活离不开社会,而人们的虚拟生活则离不开微信。通过微信你可以实现语音通话、视频通话、发红包、传送文件、打车、购物及交水电费等我们日常所需要的几乎所有功能。

  而微信用户要实现人与社会的强关系,就必须要依靠微信所推出的社交场景支付。于是,微信支付诞生了。微信在社交领域的定位是一种基于现实的网络社交,因此微信与消费者的距离更近。微信支付之所以发展速度迅猛,一方面是因为其便捷性;另一方面则因为其支付功能集成在微信中,不需另行打开不同的APP。微信支付基于社交,而微信的社交功能目前可以说是走入千家万户;那么在社交功能的推动下,微信支付一经推出,自然就有无比雄厚的用户基础。因此对于微信而言,用户流量完全不是问题,微信基于社交的支付功能自然会大获成功。

  与微信基于社交的支付业务大获成功相比,支付宝反其道而行之:尝试基于支付开展社交业务。但是纵观支付宝在社交方面的一系列尝试,却是各种的“马失前蹄”。

  2016年新年的集五福,由于敬业福的“几乎消失”,让支付宝借助红包吸引用户的方式收获批评一片;2016年11月社交圈子上线的校园日记和白领日记功能,引发用户的诸多质疑和争议,更让支付宝被调侃为“支付鸨”;2017年1月,支付宝又被曝出“熟人可重置支付宝密码”的漏洞,这个漏洞也让支付宝用户掀起了删好友热潮;2017年新年的集五福,由于敬业福的“井喷爆发”导致“狼多肉少”,用户获得金额过少又吐槽四起。

  结合上文的基于社交的直播/支付都获得了不菲的成果,我们不难看出社交场景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“聚宝盆”式的存在。互联网时代,各种场景金融本就是一大热点议题;如果把各种不同的场景比作一个个“子集”,那么社交场景完全可以称得上是“母集”。社交场景的宏大规模,使得太多公司削尖了脑袋也要挤到社交场景中开展业务。支付宝就是其中的一个反面典型:支付宝这一系列尝试虽然并不成功,但足以体现“马爸爸”想要通过支付进军社交的决心。

  支付宝基于支付的社交推进起来如此困难,导致最近蚂蚁金服高层表态,称蚂蚁最大的优势在于对商业与金融的经营和理解,而不是追求社交与高频,回归金融与商业成为未来的大方向。

  在我们看来,虽然金融与社交联系密切,但本质上二者还是无法相融的。因为金融涉及到的是“钱”,但是社交涉及到的是“情”。虽然在某些资本运作的场景下人情和金钱是可以对价的,但是对于普通百姓层面而言,二者的割裂度还是比较明显的。

  对于基数最大的普通用户而言,我们可以在建立了一定感情基础的前提下进行金钱交易;但是在建立了一定金钱基础的前提下进行感情上的交流,未免会有“人傻钱多”之嫌。举个很实际的例子,如果说邻居晚上摆摊卖烤地瓜,那我们下班后路过摊位肯定会寒暄几句,偶尔买个热腾腾的地瓜;但如果烤地瓜的是素未蒙面的陌生人,那么纵使你天天买地瓜,相信都不会有与其深入攀谈的兴趣。

  支付宝与用户的距离较远,对于支付宝,更多人将其定位成一种综合类的互联网金融应用。而支付宝做社交,最初的想法是解决付款者与收款者、商家与客户之间的沟通问题。支付宝的“初心”就是为电商服务,是为了金融而生的。因此支付宝在社交领域一次又一次的碰壁,是没有办法避免的。

  微信除了支付这种生活中的基础功能之外,只要一涉及到商业化就会引起争议;而支付宝在商业化方面的尝试却向来被群众所包容,反而是在社交领域引起的骂声不断。支付宝无论是推出AR实景红包,为阿里的“新零售”铺路;还是启动“Alipay+”计划,在全世界寻找合作伙伴共同打造以海外机场、百货和餐饮为中心的移动服务生态圈;亦或是接入芬兰航空客机,乘客可在3万英尺的高空之上刷支付宝买买买,成为世界首个登上飞机的移动支付。支付宝在商业化领域的推陈出新,任何一个案例都是可圈可点的。为什么非要在社交上死磕呢?

  基于社交场景可以有很多种盈利方式,比方说陌陌的直播、微信的支付以及知乎的live。基于商业化场景一样可以有很多种盈利方式,支付宝除了社交以外的各种业务皆是可圈可点。在我们看来支付宝没有必要在社交领域死磕,专心做自己的电商业务就好了。圈子不同何必硬融呢。

道客巴巴  |   分类  |   文辑  |   任务  |   阅读器  |   合作推广  |  


Power by DedeCms